帮助在塞拉利昂接触埃博拉病毒的医生撤离

埃博拉爆发期间,国际SOS为那些在埃博拉疫区开展工作的机构提供援助。两名非政府组织的医生在工作期间接触了埃博拉病毒,我们将他们转运至了荷兰,使他们能够获得必要的医疗支持。


  • 提供的服务: 我们通过“挑战者600”医疗专机实施医疗转运,将两名人员从塞拉利昂运送至7,000公里外的荷兰。
  • 服务细项: 包括远程医疗评估、适航性筛查和评估、获取所有相关部门的审批,以及安排接受合适的护理。
  • 影响: 患者能够接受到专业、恰当的医疗服务。.


遇到的挑战

非政府组织的医疗工作人员在为他人提供医疗援助的同时,往往面临着人身危险。在塞拉利昂、几内亚和利比里亚,埃博拉疫情使原本脆弱的医疗体系更加捉襟见肘,获得医疗服务困难重重。有时,医疗服务人员会受到严重感染,需要获得紧急医疗援助。埃博拉疫情爆发后,在有些情况下患者无法通过医疗转运返送回国,或者返送不及时,但国际SOS能及时帮助解决这一难题。


解决方案

我们的公共安全专家收集了关于埃博拉疫情的最新、最准确的信息,并建立了关于埃博拉的专属网站和App,让公众可以获取相关信息。我们还设计并发布了预防埃博拉病毒的宣传资料,并将其翻译成25国语言,其中包括西非的6种方言。
我们为地处疫情地区或周边的公司提供广泛的建议、专业知识、培训和咨询。  

国际SOS在转运传染病患者方面具备丰富经验,曾经成功转运过感染脑膜炎、肺结核、非典及拉萨热等传染病的患者。在此次埃博拉疫情中,我们协助数百名未暴露于埃博拉病毒之下的人员安全离开西非。同时,我们还成功将两名曾与疑似埃博拉患者接触过的医疗人员转运回荷兰,使其有效避免了感染病毒的风险。 "案件回顾: 在埃博拉疫情爆发期间,两名来自LHF(Lion Heart Foundation)的荷兰籍医生在塞拉利昂中部一个偏远村庄耶勒工作。LHF是一家荷兰的医学慈善机构,致力于保障儿童及孕妇健康。(塞拉利昂的产妇死亡率排名全球最高。) 9月14日,国际SOS接到了求救电话,请求将这两名医生从塞拉利昂转运回阿姆斯特丹。  

这两名医生被委派到塞拉利昂工作的第五个月期间,他们直接接触了三名疑似埃博拉患者。其中一位医生尼克∙兹文克尔斯说:“在我们接触[病毒]后,起初我们以为不需要撤离。我们打电话到荷兰外交部和卫生部(RIVM)寻求建议。他们说,我们必须在还没有出现任何疾病症状前被送回荷兰。而国际SOS将是我们最佳的选择。”

由于两名医生与疑似埃博拉患者直接接触过,此次医疗转运变得异常复杂:
  • ›需要可移动的隔离设施
  • ›包机和商业航班数量有限,飞行路线规划困难
  • ›严格的过境要求,且公共卫生部门的许可较难申请
  • ›筛选程序和检疫
  • ›确定适当的收治医院
  • ›媒体的高度关注

在整个转运过程中,患者由来自国际SOS南非团队的Steven Lunt医生和Marlize Kuhn护士全程陪护。他们密切 监控患者的健康状况,并随时准备在必要时提供治疗。 经过检疫、过境,他们完成了7000公里的归程。 在起飞前,我们协助安排了两名医生在机场附近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医院接受隔离,而国际SOS与荷兰和塞拉利昂政府及卫生部官员合作,确保能顺利过境。 根据飞行线路计划,我们能够在必要时进行紧急着陆。此外,我们还有一个备份计划,一旦两位医生出现不适合转移的情况,可以将他们送至专门治疗埃博拉博患者的机构进行治疗。 用于进行这次转运的是“挑战者600”救护飞机。飞机途中在摩洛哥加油短停后,飞行了近7000公里,最终抵达阿姆斯特丹的史基浦机场。此次事件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关注,但我们建议报道要实事求是,谨慎报道公共卫生信息,以免引起社会的过度担心。  

后续的影响

两位医生在阿姆斯特丹的莱顿大学医疗中心接受了确切的评估和治疗。他们没有出现任何与埃博拉病毒相关的症状,经过一段时间的隔离观察,最终在身体健康的情况下被解除隔离。在此次案例中,国际SOS充分调动广泛资源,使医生成功撤离,得到专业、合适的护理。 

控制埃博拉疫情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在受埃博拉影响的西非地区,工作在一线的医务人员非常重要,他们承担着高风险工作,因此需要得到大力支持。我们希望,随着更多的国际干预、继续教育、培训、以及地面支持,情况会变得越来越好。